夢,已隨風而去

2015年03月18日/ Dr. Reborn抽脂



夜無眠,踏記憶而行,遮一襟風,挽一袖月,找尋前世的你,拭去歲月的塵埃,揀過往的足跡裝入行囊,將你我的故事清點、收藏。

此刻,我分明看到了你我那些曾風塵僕僕相聚的歲月。與你在最深的紅塵裏重逢,生活,便披上了華彩,那時,思念,從來就不舍晝夜,不管嚴冬,不理酷暑,跨越千重山,萬重水,只心中那個執念,足可以穿越千年的塵煙。那個火紅的五月,重逢的五月,你為誰撐一柄紫色的遮陽傘?那個寒冷的冬天,你握誰冰冷的手心疼地溫暖?那個盛夏,誰又用紙巾為你拭去臉頰上如豆的汗水、讓你神情裏充滿了歡喜?你問:知道春蠶到死絲方盡的深刻含義嗎?我便沉沉地難過了整天,此後,無數個日子,思念如潮踏夜而來,滴滴流動在心海。

那時,靜夜,望著一輪皎潔的明月,思緒便飛向遙遠的你,回味你舉手投足間的儒雅、回眸微笑中露出的愛戀。思念中常常陷入一種莫名的情緒裏,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句詩,“你若曾是江南采蓮的女子,我必是你皓腕下錯過的那朵。”塵世間,有些人,有些事,錯過就是一生。

一切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嗎?如果年少時不曾相遇,不曾相悅,或不曾錯過,就不會有數十年渺無音訊後綿長的牽掛;如果沒有那次不刻意的重逢,就不會有後來再次痛徹心扉的別離。那場相遇後,以為生命便一綻絢爛,以為你我的世界因彼此而永恆。你說,假如不曾錯過,我們現在會在某個安靜的院落度著平淡而幸福的時光,即使沒有錦衣玉食,無高官厚祿,日子也會有滋有味。於是,夢中幻想:在煙火縹緲處,在一爬滿綠藤的庭院,和一心儀男子相伴相隨,恬淡安逸,早迎朝霞,晚送夕陽,靜心將日子過得情深意長。

然而,一念起,萬水千山,一念滅,滄海桑田。

於歲月的眉梢,我終未望見紅塵中的地久天長,前方的路也未飄滿花香。原來,命運早已安排妥當,你我之間,聚散已定,用幾年時間錯過,又用幾年時間來擁有,餘下的歲月再用來別離。

世間有太多遺憾,美好的事總禁不起日月的消磨,仿佛每一段相逢,都是為了明日的離別。有時候,執著是一種負擔,放棄是一種解脫,有的人也只適合在心裏珍藏。你我的相聚別離,就像是戲的開始和戲的落幕,幾經波折,卻終是風流雲散,勞燕紛飛。

那時的傍晚,一個人走在公園清幽的小徑,漫無目的地行走,夜涼如水,風拂過,繁花紛紛飄落,朦朧的月色下暗暗吟誦“風不定,人初靜,明日落紅應滿徑”,迎風嗅到芬芳,在滿是落英的小徑上,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落寞,心中流淌著柔情與傷感,許是自己太感性,連春天的美麗都染上了落寞的情懷,而這一刻,落紅滿徑,思念滿懷。

夢,已隨風而去,流轉的光陰裏,一遍遍翻開記憶的痕,才知道多美麗的花紋,多深刻的傷痕。想知道,離開你的這些年月,有沒有那樣的一刻,當你不經意間合上雙眸,是否還會想起我默然轉身時眼中的寂寞?可能,相遇的美麗,只是夢裏瞬間的點綴。

此後,在塵世的對岸,只是偶爾懷想,卻不能跨越中間那條鴻溝,再也握不到對方那只手,餘生只能用來隔岸遙望。  

Posted by 時光輪回 at 10:41Comments(0)